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《乌合之众》:为何说“人民群众”是最愚蠢的?

原创 读书广记 2018-12-13 17:24:41

心理学中有两个人们不愿意承认的原理,一个是弗洛伊德的提出的“弑父情节”——每个男人潜意识之中都有一种弑父而代之的深层欲望;第二个是古斯塔夫·勒庞的“乌合之众”理论——任何的个人都比“人民群众”要聪明得多,“人民群众”是最愚蠢的!前者我们按下不表,后者我们将展开分析,为何独处的人要比乌合之众聪明?

什么是“乌合之众”?

“乌合之众”的学名叫作心理群体,它首先是指一群有着共同心理状态的人,在这群人中,每个人的感情和思想都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发展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。乌合之众与一般的心理集体不同,跟那些文化风俗里的心理认同也不一样,乌合之众只持续在某一短暂的时间里。因此,首先,乌合之众需要有一个共同的目标。其次,乌合之众追逐这个目标的过程是一个无法持久的过程

对于一群乌合之众来说,他们并不需要空间上的聚集,也用不着彼此相识。只要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存在,只要有一致的感情趋向,那么一个键盘就可以成为连接他们的纽带——即使他们来自于遥远的五湖四海。

这是显而易见的,那些喜欢共同明星的粉丝,那些喜爱自由观念的公知,以及那群以无脑爱国为荣的小粉红,尽管他们来自各地,生活中没有交集,但只要他们使用共同的口号,说一样的黑话,讨论同一个人物,彼此立刻就会心照不宣,臭气相投。连接他们的那个目标,或者是一个明星,或者是一个观念,一句谎言,甚至是二次元里不存在的动漫人物。当洪秀全广为布道,宣称自己是上帝的次子时,乌合之众们就慢慢的信服了;当慈禧向十一国宣战的时候,义和团就高呼万岁了。

只要有一个目标,一个感情趋向,乌合之众们立即就会抱团在一起,每个人的自我特性都消失不见,他们变成了一个笼统的同质团体。每个人都不再是某某人,而只是某某宗教的信徒,某某党派的党员,某某观念的支持者或某某人的粉丝等等。人们不再从个人的特性去认识乌合之众,而是从他们所吹捧的目标,从他们的感情趋向去认识他们。

《乌合之众》:为何说“人民群众”是最愚蠢的?

乌合之众没有责任感,善于暗中作恶

正如个人进入群体后,其自我特性会被群体遮蔽。同样,个人在进入群体后,其智力也会被群体给愚化。这主要是群体心理的感化,把个体变成了墙头草,理性能力完全被蒙蔽的缘故。要深入探讨这个缘故,需要知道乌合之众与独处的人之间的不同之处,知道这些不同之处有利于我们能够对付乌合之众,并将他们瓦解。

乌合之众表现出来的第一个特征是肆无忌惮没有道德责任感

当一个人独处时,他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全在众目睽睽之下,人们很容易就会发现他究竟是在作恶还是行善。因此,每个人在独处时都会中规中矩,至少不敢过于放肆。但是,当一个人混入团体之中,消失在人们的视野范围之外,他便开始不安分了。他会利用自己隐蔽在群体中的机会,不断的搞小动作,乃至于大肆作恶,暴露出自己卑劣的品性。最初他还像一个躲在队伍里说悄悄话的士兵,后来他越来越大胆,居然敢冲教官丢石头,到最后他还有可能在人群中冲教官开暗枪。对于这种心理特性我们早就见怪不怪,那些擅长在造谣污蔑的小人就是出于这种心理。小人也是一个乌合之众中的个体。一个小人在生活中可能会是个安分的人,可是在网络上就变成了造谣诽谤、挑拨离间以及擅长带节奏的人。这是因为,当一个人进入群群以后,他就是一个乌合之众,网络的隐蔽性正好助长了他作恶的心理,让他完全丧失道德意识,变成一个毫无责任感的人。每当有群体运动的时候,总有人暗中做坏;每当爱国运动高涨的时候,总有人趁机发爱国财。

《乌合之众》:为何说“人民群众”是最愚蠢的?

所以说,人在独处的时候可能是安分的,而在乌合之众中却是邪恶的。对于这种小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从乌合之众中揪出来,不让他躲在人群里。要精准打击,暴露其身份,把他们的罪行公布于众。如果因为一个小人而向一群乌合之众开火,那就是糊涂了。

乌合之众容易被传染,牺牲自己

乌合之众表现出来的第二个特征是“传染性”。

当一个人独处时,他总是希望保持自己的爱好,维护自己的利益,不愿意受到他人的干预和打扰,他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不易受他人影响。可是当他进入乌合之众中,他立即就被别人给传染了。最明显的现象来自粉丝群体,对于不追星的人来说,白白花钱去给明星集资是十分愚蠢,乃至不可理解的。一个粉丝,在他未进入粉圈前,他可能是个对钱斤斤计较的人,计较得连件衣服都要砍半天价。可是当他进入粉圈后,在其他乌合之众的传染下,他居然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钱献给那个甚至未曾谋面的明星。这样,乌合之众的心理跟独处的人完全颠倒了过来,乌合之众愚蠢到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,愚蠢到损害自己的利益去给不需要救济的人捐献,愚蠢到随意就听从别人的号召,变成了傀儡。

《乌合之众》:为何说“人民群众”是最愚蠢的?

因此,利己主义的个人在进入乌合之众后会变成冤大头,固执己见的个人在乌合之众中也会成为墙头草。当狂热的日本兵为天皇而自爆时,美国大兵也会感到瑟瑟发抖。那么,我们应该如何对付这种毫无理性的乌合之众呢?答案就是隔离

乌合之众的传染性使个人失去了理性,让个人变得身不由己,全听他人的使唤,为他人的利益而卖命。因此,我们就应该切断他们的联系,进行个体的隔离。在战场上最常见的做法就是优待俘虏,优待俘虏就是把他们从乌合之众中隔离出来,切断传染,然后向他们晓以利害,告诉他们自己的利益在哪里,最后悉听尊便,全部放还。这种做法远比把俘虏集中起来进行虐待好,因为集中就会传染,虐待就会增加仇恨,那样乌合之众将会永远也消灭不完。

乌合之众的无意识姓与逆来顺受

乌合之众表现出来的第三个特征是“无意识”。独处的人有很强烈的意识,包括抵抗意识。如果你对一个独处的人进行压迫、殴打、辱骂,很快就会遭到他的反抗;如果你向一个独处的人疯狂发送营销信息,很快就会被他拉黑。可是如果你向一群乌合之众进行同样的操作,得到的结果却完全不同。

当李自成挥鞭抽打部卒时,他们迎鞭享受;当乾隆皇帝花光国库,搞面子工程,大额赏赐蛮夷时,农民还高呼自豪。对于群体来说,他们仿佛处在睡眠状态,只要给他们暗示,他们就可以跟随这种暗示去做任何事情。乌合之众把目标当成自己一切行动的依据,如果目标化身为一个意见领袖,他们就甘愿为领袖做出一切牺牲。

对此,解决的办法就是销毁这个作为暗示来源的精神领袖,或者阻断领袖与乌合之众间的暗示通道。当李自成在九宫山消失后,他手下的乌合之众们就迅速土崩瓦解;当洪秀全裹尸草席后,天国梦就再也无人提起。

《乌合之众》:为何说“人民群众”是最愚蠢的?

乌合之众有智力吗?

那么乌合之众到底有没有智力呢?他们真的完全是愚蠢的吗?并非如此,乌合之众的智力并没有消失,它只是被偏见、被愚昧给蒙蔽了而已。

乌合之众的智力并不一定低于独处的人,但相比于独处的人来说,他们太容易被暗示给感化,被他人给影响。乌合之众的行为由暗示决定,好的暗示可能会让他们从懦夫变成英雄,坏的暗示又会让他们从斗士变成奴仆。他们对自己的智力没有控制力,全由暗示、目标来决定。因此,如果你要想独立思考,就得与乌合之众隔离,如果你拿起书来只是为了变成某个作者、某个观念的信徒,那还是把它烧了为好。如果你阅读本文只是因为跟作者有个共同的观点,那还是关闭为妙!

赞(1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顶好爱迪 » 《乌合之众》:为何说“人民群众”是最愚蠢的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顶好爱迪 更专业 更方便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